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统宠妻太高调
展开

总统宠妻太高调 冰夏四季 著

一品红文 已完结 签约 VIP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

248.46万字| 4780总收藏

她本是第一珠宝世家的大小姐,却错信白眼狼,家业被夺、亲人惨死。
再活一世,竟得到神奇异能!
鉴宝石、加buff,不仅要重振蓝家百年基业,还要好好弥补前世那个她避如蛇蝎的男人。
*
选举后台——
帝国有史以来最年轻最英俊的总统候选人温穆楚,
一把搂过紧张得团团转的女人,低声问道:“听说你要补偿我?”
他眸底闪烁着潋滟光芒,“今晚总统府等我。”

免费试读 加入书架 投票互动

作品互动区

大大已收到0个礼物礼物写的好棒,送个礼物~!

推荐票本周票数

0

还没有收到推荐票,期待你的鼓励

投推荐票

月票本月票数

6

排名168

投月票
我的迷妹等级

还没人支持Ta·快来做第一人

作品讨论区

0/25字

0/2000字

签约

冰夏四季

  • 作品总数

    1

  • 累计字数

    248.46万

  • 创作天数

    909

更多迷妹周榜

  • 1

    丧命

    4,039 迷妹值

  • 2

    言吧书友15819477747988635

    3,414 迷妹值

  • 3

    秋天的枫叶614

    2,791 迷妹值

更多迷妹总榜

  • 1

    palina

    38,821 迷妹值

  • 2

    carine905

    18,601 迷妹值

  • 3

    芒果430

    16,077 迷妹值

  • 4

    哎呦喂369

    13,650
  • 5

    书友_1921296

    13,184
  • 6

    M月亮之精华

    12,701
  • 7

    676580476

    12,679
  • 8

    lai65317768

    12,654
  • 9

    言吧书友15126584550531251

    12,569
  • 10

    kathy80126

    11,969

同类推荐

  • 致命偏宠

    漫西

    黎家团宠的小千金黎俏,被退婚了。黎家人揭竿而起,全城讨伐,誓要对方好看。*后来,黎俏偶遇退婚男的大哥。有人说:他是南洋最神秘的男人,姓商,名郁,字少衍;也有人说:他傲睨万物,且偏执成性,是南洋地下霸主,不可招惹。绵绵细雨中,黎俏望着杀伐野性的男人,浅浅一笑:“你好,我是黎俏。”做不成夫妻,那就做你长嫂。*几个月后,街头相遇,退婚男对黎俏冷嘲热讽:“你跟踪我?对我还没死心?”身后一道凌厉的口吻夹着冽

  • 重生后她成了宋先生的小祖宗

    腊笔小酱

    她当众宣告:“我唐黎要么不嫁,要嫁就嫁最有权势的男人!”宋柏彦,位高权重的大人物,就此和一个小丫头纠缠余生。重生前,她活在谎言中,下场凄惨。重生后,她发誓不再走前世那条不归路,结果却惹上一个身居高位的男人。婚后生活——“先生,夫人把山庄东面的墙拆了。”“保护好夫人,别让她伤着。”“先生,夫人说要带着小少爷离家出走。”宋先生叹息,放下手头文件叮嘱:“你亲自开车送一趟,别让他们迷了路。”

  • 与他婚路相逢

    秦若虚

    绯城人都说傅泊焉不解风情,冷得像块冰,却偏偏对低入尘埃的钟家养女钟意动了心上了瘾。心上人的婚礼上,她被傅先生困在灯影旖旎的角落:“被好朋友挖了墙脚还笑着拱手相让,是无奈成全?还是在……为他牺牲?”她的背脊抵在冰冷墙面上,眼角眉梢不禁漾出缱绻笑意:“傅先生要是追求我的话,他就是留在心底的风景。”男人夹烟的手落在她的红唇上,语气透着可惜:“说你心里还有别人留下的风景,知不知道这会伤了我的心?”没有人敢

  • 纪先生的小情诗

    秦若虚

    【已签约出版】出版名字《漫漫云深》接近他,是穷途末路的开始,是情迷心窍的结束。……故事的开头,乔漫是众星捧月的世家千金,纪云深是众所周知的顶级富豪。注定的纠缠中,纪先生笑的风度翩翩,“乔小姐,我欠你个人情,你想要什么?”她露出一抹明媚的笑,说的直截了当,“我要……纪太太这个身份。”烟雾袅袅,将纪云深的面部轮廓缭绕得愈加模糊,他说,“乔漫,你够贪心。”有人说,上层名媛乔漫就像林城的一场瘟疫,人人避之

  • 江三爷的心尖宠

    无尽相思

    江家三爷克妻,与他订婚的几任未婚妻都没能幸免于难。顾湘更倒霉,连婚都没订,直接就领了证。却不想,婚后,她无病无灾,还被江家所有人宠上了天,江家所有人什么都不怕,就怕这个好不容易娶回来的媳妇跑了。……某夜,洗漱之后,江先生对着自家亲亲老婆道:“媳妇,我想当爸爸。”顾湘犹豫了片刻,看着一脸期待的江医生,勉为其难地道:“爸爸!”“……”